紅毛番(註1)的打狗足跡
  
  謝德謙
字型大小:

在大航海時代,除了葡萄牙人Ilha Formosa(美麗島)(註2)的稱謂打響台灣的名號之外,台灣更因荷蘭東印度公司(VOC)的建立商館而首次進入「全球化」。當時,「打狗」對於台灣出現在西方人所謂的「世界舞台」亦扮演重要角色。

荷蘭人在今日大高雄地區的足跡包括阿公店(岡山),此地原屬馬加大鄂部族的大傑顛(塔加拉揚,Taccariang)社所在地,荷蘭人在1635年「聖誕節之役」將其消滅,隨之設立教會堂傳教並設小學;連郭懷一反荷事件最終亦在此遭消滅。(註3)其次,位於小港區的紅毛港亦因荷軍欲反攻明鄭軍隊而佇足,遂出現在荷蘭人繪製的台灣地圖上。(註4)第三,當時的打狗港已是台灣南部重要漁港,荷蘭人稱打狗為Tankoya,打狗港為Tancoia。第四,打狗山多獼猴,17世紀荷蘭人所繪的台灣地圖 和荷蘭傳教士華倫泰因在所著的《荷蘭貿易誌》(註5)地圖上便稱之為「猴山(Apen Berg)」,並常見於18世紀後的歐洲航海圖上。又,打狗山除附近樵夫前往砍柴外,還有荷蘭人從此地運薪材到熱蘭遮城,故被稱為柴山。 第五(註6),荷蘭人將台灣分為四個會議區,打狗地區當時隸屬南部地方會議區。(註7)

荷人除建立台灣第一個現代國家統治機器,更推行國際貿易、傳教、設學校。他們還根據拉丁字母創設西拉雅文-「新港文書」。史明先生認為此「對幾千年來未經開化並未使用過文字的台灣原住民來說,這種歐羅巴文明的傳來,或許可以算是要邁向新世界的開端」。(註8)可惜,新港文書並未提供台灣人如母語文字化對於歐洲社會的德、意、法、英等民族一般成為國家建立的憑藉,反而在一百五十年後滅絕。

總之,台灣人不應忘記在荷蘭人強迫台灣進入世界舞台的過程中,打狗確實扮演著連結台灣與世界的重要角色!

註1:台灣人俗稱荷蘭人為「紅毛番」。
註2:或謂,Ihla Formosa是1544年葡萄牙水手對台灣美景的讚嘆;請參照台灣大百科全書,「Ilha Formosa」條下,文化部。但是,事實並非如此(請參照翁佳音,「福爾摩沙」由來,翰林社會天地,2006年,第5期,頁4-13)。
註3:續修岡山鎮志,2010年,頁2。
註4:紅毛港名稱之由來,紅毛港聚落文化,高雄市政府文化局,2010年5月7日。
註5:J. van Braam & G. onder de Linden. Exc, Kaart van het Eyland Formosa en de Eylanden van Piscadores, 1675.
註6:柯耀源,柴山:高雄的綠色瑰寶,高雄市教師會生態教育中心,2005年,頁28。
註7:施雅軒,台灣的行政區變遷,台北:遠足文化公司,2003年。
註8:史明,台灣人四百年史(上、下冊),San Jose,Calif: 蓬島文化,1980年,頁80。


  
紅毛番(註1)的打狗足跡
  
  謝德謙

在大航海時代,除了葡萄牙人Ilha Formosa(美麗島)(註2)的稱謂打響台灣的名號之外,台灣更因荷蘭東印度公司(VOC)的建立商館而首次進入「全球化」。當時,「打狗」對於台灣出現在西方人所謂的「世界舞台」亦扮演重要角色。

荷蘭人在今日大高雄地區的足跡包括阿公店(岡山),此地原屬馬加大鄂部族的大傑顛(塔加拉揚,Taccariang)社所在地,荷蘭人在1635年「聖誕節之役」將其消滅,隨之設立教會堂傳教並設小學;連郭懷一反荷事件最終亦在此遭消滅。(註3)其次,位於小港區的紅毛港亦因荷軍欲反攻明鄭軍隊而佇足,遂出現在荷蘭人繪製的台灣地圖上。(註4)第三,當時的打狗港已是台灣南部重要漁港,荷蘭人稱打狗為Tankoya,打狗港為Tancoia。第四,打狗山多獼猴,17世紀荷蘭人所繪的台灣地圖 和荷蘭傳教士華倫泰因在所著的《荷蘭貿易誌》(註5)地圖上便稱之為「猴山(Apen Berg)」,並常見於18世紀後的歐洲航海圖上。又,打狗山除附近樵夫前往砍柴外,還有荷蘭人從此地運薪材到熱蘭遮城,故被稱為柴山。 第五(註6),荷蘭人將台灣分為四個會議區,打狗地區當時隸屬南部地方會議區。(註7)

荷人除建立台灣第一個現代國家統治機器,更推行國際貿易、傳教、設學校。他們還根據拉丁字母創設西拉雅文-「新港文書」。史明先生認為此「對幾千年來未經開化並未使用過文字的台灣原住民來說,這種歐羅巴文明的傳來,或許可以算是要邁向新世界的開端」。(註8)可惜,新港文書並未提供台灣人如母語文字化對於歐洲社會的德、意、法、英等民族一般成為國家建立的憑藉,反而在一百五十年後滅絕。

總之,台灣人不應忘記在荷蘭人強迫台灣進入世界舞台的過程中,打狗確實扮演著連結台灣與世界的重要角色!

註1:台灣人俗稱荷蘭人為「紅毛番」。
註2:或謂,Ihla Formosa是1544年葡萄牙水手對台灣美景的讚嘆;請參照台灣大百科全書,「Ilha Formosa」條下,文化部。但是,事實並非如此(請參照翁佳音,「福爾摩沙」由來,翰林社會天地,2006年,第5期,頁4-13)。
註3:續修岡山鎮志,2010年,頁2。
註4:紅毛港名稱之由來,紅毛港聚落文化,高雄市政府文化局,2010年5月7日。
註5:J. van Braam & G. onder de Linden. Exc, Kaart van het Eyland Formosa en de Eylanden van Piscadores, 1675.
註6:柯耀源,柴山:高雄的綠色瑰寶,高雄市教師會生態教育中心,2005年,頁28。
註7:施雅軒,台灣的行政區變遷,台北:遠足文化公司,2003年。
註8:史明,台灣人四百年史(上、下冊),San Jose,Calif: 蓬島文化,1980年,頁80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