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洛塘山的淮軍昭忠祠與北門里的萬姓公媽廟
  
  黃招榮
字型大小:

在屏東縣枋寮鄉,當地有「淮軍義塚」(白軍營),據當地公所提供的文史資料並對照《鳳山縣采訪冊》:清同治十三年(即1874年)生番肇衅,福建提督唐定奎,率淮軍萬人前往,陣亡、傷亡、病故者近二千人,亡故的員弁勇丁,仰蒙賜卹入祀昭忠祠,(註1) 分葬在枋寮及鳳山縣城外北門的武洛塘山。

據《鳳山縣采訪冊》的記載:武洛塘山,在大竹里,縣北半里許,高二、三丈,長里許,山南為昭忠祠。(註2) 對照今日地理位置,武洛塘山即今鳳山區博愛路北側,經武路橋以東,包括屠宰場、區農會、柴頭埤公墓及清潔隊等地,武洛塘山的一部分為今柴頭埤公墓。(沿鐵軌走,一出鳳山火車站往九曲堂方向約二百多公尺處)

鳳山縣城北門外的武洛塘山山麓之南建昭忠祠,係建於光緒乙亥年(1875年)七月,於光緒二年完工。提督軍門唐定奎建,副將趙元成督造。(註3) 昭忠祠享堂三間,兩廡各三間,旁葬勇棺為一千一百四十九具,(註4) 其位置大約於今日鳳山區博愛路北側的公墓一帶。可見當時的武洛塘山為一處義塚。(註5) 然因改朝換代,長期乏人照顧,早已頹廢。而葬於枋寮計七百六十九具,上刻有「淮軍義塚」四字。(註6) 現在仍存。

淮軍昭忠祠的祠內西壁,並有昭忠祠祭田碑。碑文言明記載義塚祭田數目出入額款章程,枋寮的淮軍義塚與鳳山縣的淮軍昭忠祠皆購買田產,撥給祠丁佃種,不收佃租。並以田產收入,辦理祭祀的費用及管理查修祠塚。福建省的安徽會館會同鳳山縣遴派司事一名,專管昭忠祠的祭祀及祠塚,以及稽查每年的出入款項。一年給薪俸三十六元。若司事在春秋兩祭往枋寮義塚,則支付司事六元的交通費。如果領了錢卻沒有前往祭祀,一查出則革職並追回款項。淮軍昭忠祠每年有春秋兩祭,每祭額支出的牲醴大洋十一元。(註7)

現今經武路與民興街交叉口的「萬姓公媽廟」,坐落的位置即是清代武洛塘山義塚的一部分。1968年計劃興建北門市場時,將該地區內的無主古墳之骨骸集中於本處祭祀。光緒二年建的淮軍昭忠祠早已毀壞,一千多具的淮軍無主古墳,就集中祭祀於北門的萬姓公媽廟,每年農曆的八月二十四日為祭祀日。

註1:盧德嘉,《鳳山縣采訪冊》,(台中,台灣省文獻委員會編印,民82年),頁337。
註2:盧德嘉,《鳳山縣采訪冊》,(台中,台灣省文獻委員會編印,民82年),頁24。
註3:盧德嘉,《鳳山縣采訪冊》,(台中,台灣省文獻委員會編印,民82年),頁189。
註4:盧德嘉,《鳳山縣采訪冊》,(台中,台灣省文獻委員會編印,民82年),頁337。
註5:盧德嘉,《鳳山縣采訪冊》,(台中,台灣省文獻委員會編印,民82年),頁149。
註6:盧德嘉,《鳳山縣采訪冊》,(台中,台灣省文獻委員會編印,民82年),頁337-338 、57-358頁。
註7:盧德嘉,《鳳山縣采訪冊》,(台中,台灣省文獻委員會編印,民82年),頁357-361。


  
武洛塘山的淮軍昭忠祠與北門里的萬姓公媽廟
  
  黃招榮

在屏東縣枋寮鄉,當地有「淮軍義塚」(白軍營),據當地公所提供的文史資料並對照《鳳山縣采訪冊》:清同治十三年(即1874年)生番肇衅,福建提督唐定奎,率淮軍萬人前往,陣亡、傷亡、病故者近二千人,亡故的員弁勇丁,仰蒙賜卹入祀昭忠祠,(註1) 分葬在枋寮及鳳山縣城外北門的武洛塘山。

據《鳳山縣采訪冊》的記載:武洛塘山,在大竹里,縣北半里許,高二、三丈,長里許,山南為昭忠祠。(註2) 對照今日地理位置,武洛塘山即今鳳山區博愛路北側,經武路橋以東,包括屠宰場、區農會、柴頭埤公墓及清潔隊等地,武洛塘山的一部分為今柴頭埤公墓。(沿鐵軌走,一出鳳山火車站往九曲堂方向約二百多公尺處)

鳳山縣城北門外的武洛塘山山麓之南建昭忠祠,係建於光緒乙亥年(1875年)七月,於光緒二年完工。提督軍門唐定奎建,副將趙元成督造。(註3) 昭忠祠享堂三間,兩廡各三間,旁葬勇棺為一千一百四十九具,(註4) 其位置大約於今日鳳山區博愛路北側的公墓一帶。可見當時的武洛塘山為一處義塚。(註5) 然因改朝換代,長期乏人照顧,早已頹廢。而葬於枋寮計七百六十九具,上刻有「淮軍義塚」四字。(註6) 現在仍存。

淮軍昭忠祠的祠內西壁,並有昭忠祠祭田碑。碑文言明記載義塚祭田數目出入額款章程,枋寮的淮軍義塚與鳳山縣的淮軍昭忠祠皆購買田產,撥給祠丁佃種,不收佃租。並以田產收入,辦理祭祀的費用及管理查修祠塚。福建省的安徽會館會同鳳山縣遴派司事一名,專管昭忠祠的祭祀及祠塚,以及稽查每年的出入款項。一年給薪俸三十六元。若司事在春秋兩祭往枋寮義塚,則支付司事六元的交通費。如果領了錢卻沒有前往祭祀,一查出則革職並追回款項。淮軍昭忠祠每年有春秋兩祭,每祭額支出的牲醴大洋十一元。(註7)

現今經武路與民興街交叉口的「萬姓公媽廟」,坐落的位置即是清代武洛塘山義塚的一部分。1968年計劃興建北門市場時,將該地區內的無主古墳之骨骸集中於本處祭祀。光緒二年建的淮軍昭忠祠早已毀壞,一千多具的淮軍無主古墳,就集中祭祀於北門的萬姓公媽廟,每年農曆的八月二十四日為祭祀日。

註1:盧德嘉,《鳳山縣采訪冊》,(台中,台灣省文獻委員會編印,民82年),頁337。
註2:盧德嘉,《鳳山縣采訪冊》,(台中,台灣省文獻委員會編印,民82年),頁24。
註3:盧德嘉,《鳳山縣采訪冊》,(台中,台灣省文獻委員會編印,民82年),頁189。
註4:盧德嘉,《鳳山縣采訪冊》,(台中,台灣省文獻委員會編印,民82年),頁337。
註5:盧德嘉,《鳳山縣采訪冊》,(台中,台灣省文獻委員會編印,民82年),頁149。
註6:盧德嘉,《鳳山縣采訪冊》,(台中,台灣省文獻委員會編印,民82年),頁337-338 、57-358頁。
註7:盧德嘉,《鳳山縣采訪冊》,(台中,台灣省文獻委員會編印,民82年),頁357-361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