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雄地區消失的神社——築港神社、鳳山神社
  
   黃招榮
字型大小:

1895年日本在領台的攻台戰役中,征台的陸軍大將北白川宮能久親王於該年10月28病殁於台南。1900年台灣第四任總督兒玉源太源稟請日本內務大臣西鄉從道建造「台灣神社」以祭祀能久親王及開拓三神,奉為鎮守台灣之神。(註1)繼台灣神社之後,台灣全島各地陸續興建神社,1934年總督府更提出一街庄一神社(註2)。1931年「九一八事變」後,日本政府文部省(教育部)明文規定神社的參拜、遙拜為當時各級學校所必須的。(註3)

在今高雄市旗津區,有日本人特別建立「築港神社」,神社前有鳥居。此神社專為紀念築高雄港殉職死難的人員(註4)。旗津當地的耆老吳媽媽(1935年,昭和10年出生)說她讀國小的時候,每個星期有一天,全校的年級輪流到築港神社去參拜,築港神社的原址在今旗津的海軍四廠(旗津區中洲三路480號),神社後來被拆毀。

鳳山神社,1933動工,1935年7月舉行鎮座祭,屬無格社,神社坐北朝南,地基為武洛塘山的土石,東為柴頭陂水域。現今鳳山醫院位址到鳳山區公所、經武路西邊的一整排房子,日治時期都屬鳳山神社的範圍。鳳山神社前有一對狛犬,由於造型不同於一般廟宇前的獅子,故極易辨識其原屬日本神社。鳳山神社被拆毀後,這一對狛犬移置到鳳山的城隍廟前,見證曾經存在過的鳳山神社。當時受日式教育洗禮的年輕人,1937年皇民化後在神社前結婚的風氣漸開,即「神前結婚」。故鳳山神社內駐有神官以神道儀禮主持結婚儀式,並給予新人祈福,也會在鳥居前拍大合照。學生除了要到神社定期參拜外,也要到神社進行「勤勞奉仕」(勞動服務)——樹木栽植、清潔打掃等。(註5)

中華民國政府統治台灣後,對台灣人灌輸仇日教育。1972年台日斷交時,中華民國政府遂發布了『清除臺灣日據時代表現日本帝國主義優越感之統治紀念遺跡要點』,指示所有的日本神社應立即徹底清除。因此,除了桃園神社以及少數神社改為忠烈祠之外,其餘全台各地的大小神社,就在此法令以及政府所鼓勵的仇日反日「愛國心」驅使下,幾乎全被損毀。日治時期所留下的神社文化,就此被埋葬,只殘存在老一輩的台灣人的歷史記憶中。

註1:張厚基,《長榮中學百年史》,(台南,長榮高級中學出版,1991年),頁164。台灣神社為官幣大社,即現今的台北圓山飯店。
註2:蔡錦堂,《戰爭體制下的台灣》,(台北,國立編譯館主編,2006年),頁27。
註3:張厚基,《長榮中學百年史》,(台南,長榮高級中學出版,1991年),頁167。
註4:日本人咸信為殉職者立神社祭祀,其神靈將為守護之神。築港神社的設立乃咸信在築港工程中 殉職者將環擁守護著此港灣。
註5:蔡錦堂,《戰爭體制下的台灣》,(台北,國立編譯館主編,2006年),頁29。


  
高雄地區消失的神社——築港神社、鳳山神社
  
   黃招榮

1895年日本在領台的攻台戰役中,征台的陸軍大將北白川宮能久親王於該年10月28病殁於台南。1900年台灣第四任總督兒玉源太源稟請日本內務大臣西鄉從道建造「台灣神社」以祭祀能久親王及開拓三神,奉為鎮守台灣之神。(註1)繼台灣神社之後,台灣全島各地陸續興建神社,1934年總督府更提出一街庄一神社(註2)。1931年「九一八事變」後,日本政府文部省(教育部)明文規定神社的參拜、遙拜為當時各級學校所必須的。(註3)

在今高雄市旗津區,有日本人特別建立「築港神社」,神社前有鳥居。此神社專為紀念築高雄港殉職死難的人員(註4)。旗津當地的耆老吳媽媽(1935年,昭和10年出生)說她讀國小的時候,每個星期有一天,全校的年級輪流到築港神社去參拜,築港神社的原址在今旗津的海軍四廠(旗津區中洲三路480號),神社後來被拆毀。

鳳山神社,1933動工,1935年7月舉行鎮座祭,屬無格社,神社坐北朝南,地基為武洛塘山的土石,東為柴頭陂水域。現今鳳山醫院位址到鳳山區公所、經武路西邊的一整排房子,日治時期都屬鳳山神社的範圍。鳳山神社前有一對狛犬,由於造型不同於一般廟宇前的獅子,故極易辨識其原屬日本神社。鳳山神社被拆毀後,這一對狛犬移置到鳳山的城隍廟前,見證曾經存在過的鳳山神社。當時受日式教育洗禮的年輕人,1937年皇民化後在神社前結婚的風氣漸開,即「神前結婚」。故鳳山神社內駐有神官以神道儀禮主持結婚儀式,並給予新人祈福,也會在鳥居前拍大合照。學生除了要到神社定期參拜外,也要到神社進行「勤勞奉仕」(勞動服務)——樹木栽植、清潔打掃等。(註5)

中華民國政府統治台灣後,對台灣人灌輸仇日教育。1972年台日斷交時,中華民國政府遂發布了『清除臺灣日據時代表現日本帝國主義優越感之統治紀念遺跡要點』,指示所有的日本神社應立即徹底清除。因此,除了桃園神社以及少數神社改為忠烈祠之外,其餘全台各地的大小神社,就在此法令以及政府所鼓勵的仇日反日「愛國心」驅使下,幾乎全被損毀。日治時期所留下的神社文化,就此被埋葬,只殘存在老一輩的台灣人的歷史記憶中。

註1:張厚基,《長榮中學百年史》,(台南,長榮高級中學出版,1991年),頁164。台灣神社為官幣大社,即現今的台北圓山飯店。
註2:蔡錦堂,《戰爭體制下的台灣》,(台北,國立編譯館主編,2006年),頁27。
註3:張厚基,《長榮中學百年史》,(台南,長榮高級中學出版,1991年),頁167。
註4:日本人咸信為殉職者立神社祭祀,其神靈將為守護之神。築港神社的設立乃咸信在築港工程中 殉職者將環擁守護著此港灣。
註5:蔡錦堂,《戰爭體制下的台灣》,(台北,國立編譯館主編,2006年),頁29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