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谷學生的高雄記憶
  
   黃朝煌
字型大小:

瑞門會(註1)的岩佐博男氏十多歲時成為大谷光瑞的門下生,被派往高雄的別莊學習。他在門司港買了開往基隆的船票,隻身前往台灣。比起其他學生去上海、爪哇的別莊,甚至土耳其,臺灣算是好的了。

列車終於抵達高雄。高雄驛(註2)是新式設計,與基隆驛截然不同,驛前新街區還有不少農田。照著手帳的地址找尋大港埔三○番地,徒步從驛前大通向南走到大圓環,之後朝東走到底,光瑞師的熱帶別莊逍遙園就在那裏。去年11月才舉行過開園式的農園,正等著秘書和學生們來辛勤開墾。

在逍遙園跟著高雄商業學校的老師學習了馬來語、英語,甚至漢語拼音也會了。逍遙園在市郊不甚方便,秘書曾帶著大家到堀江町採買。日常課表都是農務、語文、烹飪、禮儀,回想起來也不是多麼愉快的日子,畢竟是貪玩的年紀吧。但是那裡每一位學生的名字,至今仍能一字不差地寫出來。

光瑞師在冬季來別莊,一待三個多月。除了在書齋寫作就是研究從南洋帶來栽培的種苗,有時驅車拜訪台南農事試驗場場長(註3),或是將新品種贈送給鳳山的熱帶園藝試驗所。看上去光瑞師像是很嚴格的樣子,實際上並不是壞脾氣的人,而且對食物非常講究。

支那事變對台灣的影響顯而易見,像逍遙園處在這麼空曠的地域,光瑞師早已想到避難的重要性,防空壕就設計在別邸一樓的正中心。制定了日夜的防空演練,即使光瑞師自己也不能除外,就算從夢中驚醒,也要能分秒不差地躲藏起來。

隨著日米戰爭擴大,農園北面的陸軍病院(註4)正在大興土木,據說要容納南方戰線來的傷患。全島瀰漫著不妙的氣氛,米軍登陸的傳聞從未停過,光瑞師對前景憂心忡忡。岩佐先生在逍遙園只居住了一年,便與其他孩子轉移到上海的無憂園(註5)。

戰後回到日本應徵工作時,門下生的身分不被認可,無法與正規教育出身的人相比,過著非常辛苦的日子。日本經濟蓬勃的時候,總算去了一趟高雄,想看看少年時期住過的逍遙園現在變成什麼樣子了。出了車站,手裡拿著觀光地圖,站在高樓大廈前的岩佐先生感到,那個叫做大港埔的遼闊地方,看來是找不到了(註6)。

註1:戰後由當年大谷光瑞門下生所成立的聯誼會。
註2:高雄驛竣工日1940年3月30日,逍遙園於同年11月1日舉行開園式。
註3:位於台南市大東門外的台南州立農事試驗場,第二任場長三浦博亮技師與大谷光瑞有往來。
註4:高雄陸軍病院,戰後被802醫院接收。
註5大谷光瑞在上海英國租界內膠州路一帶的私人莊園,有上海第一庭園之美譽,1922年落成。
註6:本文依據2013年10月4日晚間,筆者於京都市下京区烏丸通四条下ル からすま京都ホテル2F中國料理「桃李」訪談岩佐博男先生之口述資料所整理改寫。



  
大谷學生的高雄記憶
  
   黃朝煌

瑞門會(註1)的岩佐博男氏十多歲時成為大谷光瑞的門下生,被派往高雄的別莊學習。他在門司港買了開往基隆的船票,隻身前往台灣。比起其他學生去上海、爪哇的別莊,甚至土耳其,臺灣算是好的了。

列車終於抵達高雄。高雄驛(註2)是新式設計,與基隆驛截然不同,驛前新街區還有不少農田。照著手帳的地址找尋大港埔三○番地,徒步從驛前大通向南走到大圓環,之後朝東走到底,光瑞師的熱帶別莊逍遙園就在那裏。去年11月才舉行過開園式的農園,正等著秘書和學生們來辛勤開墾。

在逍遙園跟著高雄商業學校的老師學習了馬來語、英語,甚至漢語拼音也會了。逍遙園在市郊不甚方便,秘書曾帶著大家到堀江町採買。日常課表都是農務、語文、烹飪、禮儀,回想起來也不是多麼愉快的日子,畢竟是貪玩的年紀吧。但是那裡每一位學生的名字,至今仍能一字不差地寫出來。

光瑞師在冬季來別莊,一待三個多月。除了在書齋寫作就是研究從南洋帶來栽培的種苗,有時驅車拜訪台南農事試驗場場長(註3),或是將新品種贈送給鳳山的熱帶園藝試驗所。看上去光瑞師像是很嚴格的樣子,實際上並不是壞脾氣的人,而且對食物非常講究。

支那事變對台灣的影響顯而易見,像逍遙園處在這麼空曠的地域,光瑞師早已想到避難的重要性,防空壕就設計在別邸一樓的正中心。制定了日夜的防空演練,即使光瑞師自己也不能除外,就算從夢中驚醒,也要能分秒不差地躲藏起來。

隨著日米戰爭擴大,農園北面的陸軍病院(註4)正在大興土木,據說要容納南方戰線來的傷患。全島瀰漫著不妙的氣氛,米軍登陸的傳聞從未停過,光瑞師對前景憂心忡忡。岩佐先生在逍遙園只居住了一年,便與其他孩子轉移到上海的無憂園(註5)。

戰後回到日本應徵工作時,門下生的身分不被認可,無法與正規教育出身的人相比,過著非常辛苦的日子。日本經濟蓬勃的時候,總算去了一趟高雄,想看看少年時期住過的逍遙園現在變成什麼樣子了。出了車站,手裡拿著觀光地圖,站在高樓大廈前的岩佐先生感到,那個叫做大港埔的遼闊地方,看來是找不到了(註6)。

註1:戰後由當年大谷光瑞門下生所成立的聯誼會。
註2:高雄驛竣工日1940年3月30日,逍遙園於同年11月1日舉行開園式。
註3:位於台南市大東門外的台南州立農事試驗場,第二任場長三浦博亮技師與大谷光瑞有往來。
註4:高雄陸軍病院,戰後被802醫院接收。
註5大谷光瑞在上海英國租界內膠州路一帶的私人莊園,有上海第一庭園之美譽,1922年落成。
註6:本文依據2013年10月4日晚間,筆者於京都市下京区烏丸通四条下ル からすま京都ホテル2F中國料理「桃李」訪談岩佐博男先生之口述資料所整理改寫。